哥哥

哥哥
拔云见日 未来可期❤

12月合集

亦清十六娘:

12月快过去了,整理一下。时间跨度为11.21-12.29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【天官】不定期更新的小段子(待续)


(6860字)


(10)  (11)  (12)  (13)  (14)  (15)  (16)




【魔道】蝴蝶效应(待续)(4225字)


番外   〇六




【魔道】还真(完)(7646字)




【魔道】种瓜得豆(完)(1882字)




【天官】水清风和(完)(1580字)




【魔道】天子笑风尘(完)(1740字)




【轩离】我的直男未婚夫(完)(2850字)




【花怜】此间非君(完)(1933字)




【轩离】莲叶轻舟(完)(有后续)(5088字)




【义城组】蔚蓝(待续)(7178字)


 〇一  〇二




【魔道】藏锋(完)(3109字)




【魔道】墨香铜臭幼儿园(完)(2082字)




【花怜】逼死导演(完)(1740字)




【花怜】化蝶(完)(2159字)




【魔道】直男系列(完)(有番外)(36316字)


我的基佬室友(3187)


我的直男室友(3960)


最受不了直男(5529)


最受不了基佬(2676)


直男需要助攻(5339)


直男很难助攻(4542)


不能迷信助攻(4646)


直男没那么直(6441)




【花怜】做游戏(完)(2465字)




【魔道】黑店(完)(3641字)




【天官】不可不信(完)(6105字)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共33篇,其中14篇短篇,待续3篇,有后续/番外2篇,完结15篇




共98599字。




坑总是要填的【跪

【天官】不定期更新的小段子(16)

花城,我爱他。

亦清十六娘:

何以解忧,唯有产粮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82


一个破旧的道观里,谢怜正在给花城梳头发。


花城面前没有镜子,但是银蝶一直在周围翩翩飞着,其中一只还轻轻落在谢怜的肩头。


所以花城透过银蝶所记录到的画面,将谢怜微红的耳垂,以及他捉住自己一缕头发,偷偷编了好几根辫子,还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小动作,都尽收眼底。


花城闭上眼睛,任凭谢怜时而用木梳,时而用五指代替,一下一下捋着他的头发。像是一个正由着性子,调皮捉弄臣子的君王,又像是家里某个温柔的大哥,正在尽心照顾自己的弟弟。


忽然,头皮一痛,花城微微皱了皱眉。


谢怜赶紧放下梳子,着急问道:“对不起啊,三郎,是不是弄疼你了。”


花城睁开眼睛,回头对他道:“殿下,不要紧的。”


结果一睁眼不打紧,谢怜也好,道观也好,都不见了。


花城慢悠悠坐起,一伸手,抓住正用刀柄卷住他一束头发,死命往后扯的厄命,狠狠地拍了它一巴掌,沉下脸道:“你胆子真是越发大了。”


厄命被他打的晕头转向,眼睛都有点往上翻了,但还是强打精神,抖了抖刀身,狂瞟门外。


花城把厄命插在腰间,慢悠悠朝外面走去,口中轻声道:“大惊小怪什么?又不是没见过场面更大的。”








83


花城刚出门,就被一群小鬼围住了,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。


“花城主您今天真俊!”一个女鬼扯着嗓子喊。


“臭婆娘打什么岔!”旁边一个满脸胡子的鬼抽了她一巴掌道:“说正事呢。”


女鬼捂着后脑勺,不服气地嘟囔道:“不是说好的,以后每次看到城主都要先夸他俊俏,再夸他勇猛的吗……”


“花城主!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!”另一个沙哑的活像是公鸭的声音说道。


花城望了一圈,居然没找到声音来源,于是低头看向脚下,果然,一颗圆滚滚的头在地上滴溜溜转了几圈,一边大张着嘴嚎叫,一边把鼻涕眼泪和断头处流下来的血甩得到处都是。


鬼群里,一个无头鬼摸索着爬过来,捡起那颗头,给了它两个响亮的耳光,那只鬼肚子上又打开一张嘴,骂道:“让你乱滚,弄脏了城主的靴子怎么办!”


说着,就要伸手去揩沾在花城脚上的鼻涕。


花城任那只鬼瞎折腾,把他的鞋越擦越脏,一面转了个身,露出嫌弃的表情道:“行了,快滚。”


他走到哪里,众鬼都纷纷后退,迅速给他开出了一条道。


花城边走边说:“跟你们说了多少次,要做生意可以,必须按我的规矩来,这次又是哪个犯了禁的?自己动手,不用我再多说了吧。”


无头鬼已经把头安了回去,两张嘴争先恐后说道:“不是的,花城主,我们都是按您的交代来办事的,是那群臭道士先动的手!”


花城眯着眼睛道:“道士?道士怎么找到这来了……”








84


几个道士感觉鬼市不简单。


里面一定有厉害角色。


所以他们团团坐在外面商量对策,正说着话,一阵千军万马般的脚步声传来,甚至激起了些尘土。


为首的道士一个草鱼打挺,从地上跃起,其他人也纷纷起身,抄家伙的抄家伙,掏法宝的掏法宝。


结果定睛一看,又是刚才打跑的那群手下败将。


为首的道士甩了甩拂尘道:“哼,乌合之众,不足为惧。”


几个打头阵的小鬼看到他们,仿佛又想起了被抽飞脑袋的恐惧,赶紧抢着往花城身后挤。


花城言简意赅:“是你们?”


这下道士们都慌了,一个个汗毛倒竖,直觉自己惹到了了不得的人物,但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我们前几日在河东口抓到几个卖鬼衣的小鬼,已经坑害了好多无辜路人了!”


另一个补充道:“我们顺着线索查,发现这里有一个专卖鬼物的地方,想必就是那群小鬼的老窝,正好今天把这里一锅端了,也算是积攒阴德,造福一方!”


无头鬼气得一把揪下刚安回去的脑袋,用肚子上的嘴大喊道:“跟你说了一万次,不是我们卖的!我们都是按规矩来的!”


他激动地手舞足蹈,害得自己脑袋苦不堪言,断断续续地叫道:“别……别晃了……要吐、要吐了……”


道士不屑道:“规矩?谁的规矩,哪条道上的规矩?”


花城转过脸,一脚踢开那个跳弹的无头鬼,道:“滚到后面去,跟这种人是讲不清楚道理的,不如打过。”








85


轻松打跑了几个道士,花城独自离开鬼市,再回来时,已经入夜了。


花城不是一个人回来的,他身后还跟着群垂头丧气的小鬼,个个拖家带口,怀里抱着包裹,有些没包严实,里面的物件露出粗布外面,看形状像是些死人肢体之类的,有的还染着血,总之一看就很危险。


花城指了指还算宽敞的鬼市街道,说:“以后就在这卖吧,按我的规矩来。”


一只小鬼哭丧着脸,点了点头,结果不小心眼珠子掉了出来,于是又哭哭啼啼地蹲下去拾。


无头鬼的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缝好了,此时正在张罗着摆摊,看到一群新人过来,乐呵呵跑过来问:“城主,是咱们的新弟兄吗?”


花城不说话,径自向住所走去。


无头鬼欢呼道:“太好了!咱们又有新弟兄了!鬼市又要扩大地盘了!城主威武!”


不少小鬼也跟着喊了几声“威武”,然后无头鬼放下手中的活,过来训斥道:“你们知道城主的厉害了吧!”


刚才那个小鬼还在哭,捂着眼珠子点了点头。


无头鬼上去接过他的包裹,道:“以后在鬼市卖东西,有城主罩着咱们,就不用再怕那些臭道士了。


“城主的厉害你们都领教过了吧!以后要听话,不听话就揍你们,揍到眼珠子都掉出来!”


那只鬼听了,把眼睛捂得更紧了。








86


花城回到住所,一关门,把喧嚣全锁在门外。


他闭上眼睛,不久,又回到了那个破庙里。


谢怜已经在等着他了。


花城走上前,垂着头问他:“殿下,我做的怎么样?”


谢怜站起身,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很好。”


花城满足地笑了。


过了会,他低声说道:“殿下,我找不到您。


“我已经可以保护您了,但是不管在哪里,都找不到您。


“所以我正走在您所指的道上,不知是不是这样就……终有一天可以追上您。


“殿下,我们……我、我总有一天会再见到您的吧!”


谢怜不语,只是转身点亮了一根蜡烛。


烛光熹微,却照亮了整个屋子。


当初的三千莹莹鬼火早已魂归天地,只剩花城一人倔强地守着。


但鬼市此时此刻却是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。






【end】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那老者道:“你说的倒轻巧,哪有专门卖这些的地方,大家不都是路边随便找个地方摆摊吗!”——《天官赐福》第181章


谢怜:“你为什么要弄一个鬼市这样的地方?”花城:“因为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。”——《天官赐福》前面的我已经不记得了的某一章




花城他爱谢怜,但他在那八百年里不止做了一个痴汉。谢怜心中有众生,花城一样有。


这大概就是最般配的两个人了,有着对等的胸怀和志向。


又彼此深深相爱。


天官赐福,百无禁忌。


百无禁忌!

【吹秀30天】DAY 16

亦清十六娘:

你觉得最烧脑的一个情节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思追被藏在树洞里,发着高烧,几天后才被叽叽发现抱回家。


多好的孩子,都烧失忆了。


真的太烧脑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15


最想看哪对cp在哪里开车。


花怜,随便哪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14


你最喜欢书里的一个地方。


实体书的卷首语,四卷都很喜欢。


理由过后补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13


过后补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12


你认为最浪漫的一个情节。


义城,魏无羡得知“姑苏蓝氏的人不喜吃辣,蓝忘机口味尤其清淡”之后,他突然非常非常想看到蓝忘机的脸。


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,不管发现了一件多么细小的事,都会马上想起他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11


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情节。


温情和魏无羡告别。


多骄傲的一个人啊,终于说了一声对不起。


魔道里太多生离死别了。


江枫眠和虞紫鸢,留给彼此的最后一句话,都不是什么好话,可能到最后都没机会和解。


魏无羡和江澄,在不夜天也算是大吵了一架吧,江澄没有一剑捅死他,他在质问,质问魏无羡怎么会控制不住的,但是魏无羡以更加无法挽回的失控来回答他。而后来就是围剿乱葬岗了。就算魏无羡又回来了,但他记性不好,很多东西都忘了,所以江澄想问的问题,可能也永远得不到答案了。


聂明玦和聂怀桑,聂明玦爆体之前,被聂怀桑气掉了半条命,聂怀桑赌气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再也不理他了。而最后叫的那声大哥,也不知道聂明玦听见了没有。


蓝曦臣和金光瑶,在观音庙,金光瑶对蓝曦臣可谓是无情地指责,他说他从未害过蓝曦臣,为何蓝曦臣却不信他。就算他最后推开了蓝曦臣,可这模棱两可的行动又能弥补多少之前言语上的伤害呢?就算想问清楚,能给出答案的人也不在了,蓝曦臣的余生注定会在自责中度过。


晓星尘和宋岚,想得到原谅的人却再也看不见对方神情了,想表达原谅的人却再也无法把「错不在你」说出口了。


……


太多了。


死亡总是伴随着意外和遗憾,但温情的“对不起”和“谢谢你”是笑着说的,因为她准备好了。


她说出了想说的话,做完了想做的事,然后慷慨赴死,让我看到了和悲伤完全不搭调的幸福和满足。


温情是被挫骨扬灰了,但她的骄傲没有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10


最心疼哪对cp。


澄情。


想了半天,居然是一对拉郎哈哈哈哈哈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
大约是因为,每次看到或者写到这对,不管再甜,也会突然想起,温情已经死了。被挫骨扬灰了。


温情是一个真正无辜的,被迁怒,被连累的可怜人。


而江澄是一个从来都很倔强的人,越是不幸越倔强,而他的倔强却让他在遭遇不幸之时加倍痛苦。


不管是温柔和煦,还是心高气傲,不管是宠溺,还是互怼……只要有人能陪着江澄就好了。


他太孤单了。澄是一个从来都很倔强的人,越是不幸越倔强,而他的倔强却让他在遭遇不幸之时加倍痛苦。


不管是温柔和煦,还是心高气傲,不管是宠溺,还是互怼……只要有人能陪着江澄就好了。


他太孤单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9


最心疼哪个角色。


聂怀桑。


聂怀桑从小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花花公子。


小时候他会缠着魏无羡,让魏无羡给他传纸条,而他则给魏无羡提供周到的抄家规服务,以及春宫图等宝贵资料。


后来魏无羡死了。


然后他又缠着金光瑶。金光瑶就像他的救星,给他带各种小玩意儿,帮他顶着大哥的怒火。


但他最依赖的可能还是聂明玦。哪怕聂明玦把他管教得生不如死,哪怕他恨不得天天躲着他的大哥。但毕竟长兄如父。


可后来聂明玦也死了,金光瑶杀的。


他本来可以做全书最悠闲最天真的公子哥,为闲人才会有的烦恼忧心。


大哥死了之后,不知他有没有机会,像金凌那样大哭一场。


可能没有吧。毕竟平时哭得太多,真正悲伤的眼泪,却可能自己都不相信。


直到金光瑶身败名裂,聂明玦沉冤昭雪,他也没有哭。既没有感动,也没有伤心。甚至当他捡起金光瑶的帽子时,我都不知道,他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
但是想到他无助到极点,终于决定召回魏无羡时,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穿着考究的小少爷,苦着一张脸,一手摇着扇子,一手擦拭着额头的汗水,努力追赶着前面疯跑的少年,口中不住说道——


魏兄,你帮帮我嘛,我保证,就这一次了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8


最反感哪个角色。


温若寒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7


最喜欢的是哪本书里的哪个角色。


《魔道祖师》,江澄。


第一遍读的时候,是完全忽略了江澄的。


直到观音庙一战,他哭了。我才忽然发现,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,他和其他人物是什么关系,他都干了什么。但是看到他哭的时候,我很心疼。


于是我回头细细地把有他的段落全部找出来读了一遍……


然后我就恋爱了。


世间!怎么会!有!如此!正直!之人!


我爱他,所以写了好多他的智障小日常。但是相信我,我真的不是黑粉……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6


你最喜欢哪本书里的r18情节。


《魔道祖师》。


其实作为一个脸皮极薄,连驾照都不敢考的人,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资格。


但是粉丝滤镜让我不得不这么说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5


最让你泪流满面的一本书。


《魔道祖师》。


虽然第一次看魔道的时候很早,但是感触最深是实习的时候。


随便说一个现在还记得的。


轮到胃肠外科的时候,来了一个肝转移癌晚期的化疗病人。年纪不大,五十多岁,很亲切的一个阿叔。


阿叔已经住了十几次院了,入院首记其实完全可以复制黏贴,但我当时毕竟是在学习,所以还是抄了一份基本资料,就到病房问病史了。


阿叔当时醒着,正在跟家人说话,看见我来了,对我笑了笑。


我病史问的不好,但他回答的很细致,应该是已经被我这样的学生问过很多次,变得熟练了。


到了体察的时候,我掀开他的被子,就看到了他极度膨隆的腹部。本来我已经不忍心再动手摸,因为眼睛已经看得足够清楚,实在没有触诊的必要。但是他像是一位正在介绍罕见病例的老师,指着自己的肚子问:要不要摸一摸。


我摸了:肝质硬,肋下可触及10cm,大量腹水……


我也写了,写在病记里。


当天晚上,刚好是我值夜班。


带教师兄突然打我的电话,说让我借一台心电图机,推到xx床。


我一听,xx床不就是那位阿叔吗?


我以为要抢救,就连跑了两层楼,问了三个病区,终于借到一台闲置的床边心电图机。


我到阿叔的病床前的时候,病房里很安静,但当时我并没有察觉不对。然后师兄指了指阿叔,示意我去做心电图。


在我连电极的时候,师兄问:你不戴手套吗?


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因为按照教科书要求,做心电图一律是要戴手套的,但是除了可疑的传染病病人,我们经常不按操作规程来。


然后我按下心电图机的开关,马上,纸带打印出来了——


是一条直线。


原来这份心电图报告,不是抢救的依据,而是死亡证明的流程。


我也明白了,师兄为何要让我戴手套。在医院里,见过的死亡那么多,但是,我至今还觉得,或许就是因为裸手给已故病人做过心电图,我才会独独记得那一次,才会把那种感觉一直牢牢刻在记忆里。


接下来的工作变得机械。收拾器械,帮患者整理衣服……临走的时候,阿叔的一位家人,似乎说了一声谢谢。


我不知道有什么好谢的。


过后,我躺在床上,又点开了魔道的电子书。刚好看到截杀穷奇道。


我突然非常理解魏无羡看到金子轩死在他面前时那种心情。


你不相信,可事情已经发生,时间只会向前,让结果变得越来越无可挽回。


就是这时,我终于意识到,阿叔死了。


就在早上,他还对我说话,对我笑,他还给我上了一课,给了我亲手为一个肝癌肝硬化患者做腹部体查的机会。


就在我做心电图时,阿叔还有体温,他的眼角还有泪水。


魔道不完美,它不是「最好」的小说,但是它和我现在这个年龄段所拥有的人生领悟是一致的,所以它的角色、它的情节总是能引起我的共鸣。


像我这么敏感(只是跟同行的姑娘们对比啦,跟她们比起来我真的很敏感)的人或许不适合干这一行。但也同样,有一些感悟,只有像我这样敏感的人才能看到,并将它们表达出来。


我希望有一天,我也能有自己的作品,能有机会把我的故事,我的心情,讲给你们听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4


你第一本砸雷的书。


《天官赐福》。


不解释。


是不是!特别!霸道总裁!


看天官时候才开始学着用晋江APP。


我对晋江有过很多误会。比如不知道可以设置用户ID,所以每次评论时候都会手动输入。


比如不知道,评论下面的回复是不可以再被回复的,鼓捣了半天,还以为是我智商的问题。


再比如看别人的评论里好多,“一颗地雷砸到作者后台”,“地雷代表我对你的爱”之类的,以为都是他们手打上去的,觉得好羞耻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只要砸了地雷,系统就会自动发一段类似的话。


当然,那是在我知道地雷是什么之后的事。


我最开始是不知道地雷是什么的。


我先是以为就像月票,VIP每个月会发几张,下个月就作废,于是我就开始找在哪可以充值VIP,当然没找到,晋江VIP是没有会费的,充的钱全部可以用来买书。


然后我就想,这可能像是B站送游艇,QQ送鲜花那种?要点个什么按钮?于是就满世界的找,还是没找到送地雷的按钮在哪……


直到有一天,我发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条评论。


差不多是追了一个多月的时候,第二卷好像都完结了……


我终于,在评论的界面,看到了送营养液和地雷的选项……


我那时,可能已经过期一批营养液了吧。


对了,当然,我也不会在B站送游艇,不会在QQ送鲜花,我只是大概知道有这么个东西,举个例子罢了。


我还要……慢慢学啊……


突然发出谢怜一般的感慨。


奇怪,我怎么又说了这么多话?我好像是说要当个霸道总裁来着的吧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3


看的秀秀第一本书是哪本。


《魔道祖师》。


是姬友推荐的,当时魔道已经完结很久。


一开始看的是初始版(反正就是精修之前的那个连载版本,我也不知道应该叫什么哈哈哈哈),重温了好多遍,以至于后来再看精修版时,几乎一眼就能看出秀秀修改了哪些地方。


比起一开始就追连载的读者,我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很多。看着完整版的时候就会想,当时秀秀卡在这个位置,会有多少人抓狂,或者当秀秀揭开某个谜团时,评论区又会是怎样一片兵荒马乱。


就像认识了一个很好的朋友,只恨不能与他更早相遇。遗憾于无法亲眼见证他的成长,叹惋于不能陪他走过更多时光。


好在想象足够自由。我希望能在以后,写更多的东西,画更多的东西,来填补遇见之前那段日子。


所以爱秀秀永远都不晚的!今天的我也在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墨香铜臭的女人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2


你最喜欢的一对cp。


轩离。


在眠鸢和轩离之间犹豫了很久,最后靠扔硬币决定了,轩离,就是他们。


在魔道众多的恩怨纠葛、大是大非之下,金子轩和江厌离的爱情清新的像是一出偶像剧。一方高傲,一方朴素,从指腹为婚,到两情相悦。


有过误会,有过波折,但是当真正在一起之后,大约都会变成幸福的烦恼。


江厌离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。在莲花坞时候,除了祠堂、厨房、卧室,她好像没有其它地方可以去了。


她为什么喜欢金子轩,喜欢他什么,不知道。


大抵她自己也不知道吧。


就像她在不夜天的人群里苦苦寻找魏无羡,可是找到之后要跟他说些什么。她却不知道了。


她应该得到这世上最纯真的爱情。她配得上这世上最好的夫婿。


好在金子轩是一个值得喜欢的人。


他也曾在屠戮玄武洞底救过绵绵,他也曾在穷奇道替魏无羡说过话。


他是一只孔雀,开屏之时十有八九都是在炫耀。但他也会展开羽翼,为身后的人挡下利剑。


世家公子榜第三,并非虚名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DAY 01


你最喜欢的一本书。


《魔道祖师》。


狭义一点说,应该是我最喜欢的一本「网络小说」,是《魔道祖师》。


大学时候,有一次半夜睡不着,于是翻开了魔道的第一页。


「从前有一个大魔头,然后他死了」,我的内心毫无波澜。


「后来他又活了,但是他不准备复仇」,我想,哈哈,有点意思,决定继续看下去。


直到我看见这一句,「魏无羡无奈道:“你找错人了啊……”」,一瞬间起了满身鸡皮疙瘩。


就好像我在一条幽深的小巷,迎面走来一个面目不清的男子,我与他擦肩而过,都未想过多看他一眼。


忽然,在我的身后,他发出了一声极轻极轻的慨叹。


于是我的脚步被他这一声太息粘住了。


我回过头,他依然在往前走,我却突然非常非常想追上他。我想看清楚他的脸,我想听清楚他的声音,我想了解他这声叹息下深藏的苦衷,我想知晓他来到这里所走过的每一步路。


我想大声问他:魏无羡!你是谁!


就是这一瞬间,魏无羡这个角色在我眼前站起来了。


也是这一瞬间,我爱上了魔道这本书。


我关掉手机屏幕,发现自己还躺在宿舍,恍若隔世。


感谢我与他在深巷里相遇的缘分,更感谢他的叹息,让我没有与他就此错过。

这个真的超级棒啊

茜茜sato睡了七八个安迷修:

【殿下,我雕了一万尊你的神像,可我心中  想了不止一万次你】一直想让花花说这句话试试2333

十一年

写的太好了!心疼花花

城主就是规则:

花城个人向
很零碎的脑洞 
原文+个人理解 不太全
小短文小段子小刀 以后会拎出来写个系列
自我感觉苏病丧黑化且主观
有空再排版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生、老、病、死;爱别离、怨长久、求不得、放不下”   ——前言
————
生、老、病、死
铜炉山只有老、病、死三个移动山怪。被缠上的鬼,都难逃一劫。
对于年轻貌美的鬼而言,在老山死去是件痛苦的事,因为她们会看着自己辛苦维持的貌美容颜在朝夕之间年老色衰。
对于生前病死的鬼来说,遇上病山,那基本没话说了,这里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坟墓。病山里的鬼,除了会体验生前自己死亡的感受,运气特别背的,还会遭受各种惨苦疾病的折磨。
只有死山最公平,无论什么鬼,都一并吞下去让其在内部挣扎。但,恐怖的并不是挣扎不了,而是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。因此有很多鬼都在这样的情况下,怀着绝望的心情,静静等候死亡的降临。
花城当然领教过这三座山的本事,可是每一次,他都能化险为夷。这个中艰苦,暂且按表不提。
他告诉自己,不能被这三座山打败。
因为他知道,铜炉山才是唯一的生山。
这是座向死而生的山,想要生,就得先置之死地。


————
爱别离
铜炉山开万鬼躁。
不仅如此,这段时间内,众鬼的修为还会被压制,越高级的鬼就会被压制得越厉害。想要增强实力,只有一个法子——
万鬼厮杀。
花城刚进山的时候,只能化形成他十来岁的样子。一个孩子,绑着绷带,只露一只漆黑眸子,任谁看了都觉古怪。
他自然而然成为众矢之的。
但他不在乎。
铜炉山里,想要活下去,一个秘诀就是狠。
他也够狠。最初之时,每次打架他都会拼命,但又在惊险之中惜命。就算被打的头破血流,奄奄一息的时候,他也拼着那一口气站起来。
没过多久,众鬼就知道有一个名为红的小鬼,下手狠辣绝,是个大刺头。没人敢欺他是个小孩。
他这样打,修为的确增长很快。
只是身上旧伤未愈,又添新伤。
可又有什么,比爱别离更苦楚的呢?


————
怨长久
让花城没想到的是,他居然在这里见到了老冤家。
其实他冤家多了去了,这几年在铜炉山内打的数以万计,结仇无数。而他也从小孩模样,化成了少年身形。
他隐在树上,看着不远处的一帮鬼。有些是当年砸过太子殿的流氓无赖,有些是当年他上阵杀敌遇到的永安人。
一想到陈年旧事,他低垂的眸子微微抬起,犹如看见猎物一样,透露危险的凶光。
花城淡声道;“都杀了吧。”
漫天银光飞闪,路过的一群鬼刹那间消失不见。天空忽然降下滂沱血雨,花城不紧不慢地撑开一把伞,恰好挡下,悠闲离去。


————
求不得
黝黑的山洞里忽然闯入一个人。微弱的银光闪烁着,来人抬手一扬,火光照亮了整个洞穴。
正是花城。
空旷的洞穴散落着各种各样的石块,仔细一看,有的已经被雕成石像。
他不去看那些成型的雕像,径直走到一个一人高的石料面前。花城手腕一动,原本空无一物的右手银光一现。令人闻风丧胆的厄命化身成几寸的小刀。花城握着厄命,另一只手游走在石料上,不时敲打。他思忖片刻,开始动刀雕刻。
其实凭他现在的技术,只要摸出了石料的形状,闭着眼他也能雕出想要的。
但他还是会怕,怕自己一个失手就雕毁了。
石料在沙沙声中显出轮廓,随即是五官,再到服饰。
面前的石像本就逼真,还有着他梦里的容颜,就仿佛那个人一样,近在咫尺,触手可及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产生了幻觉,想要亲吻上去。
可这也只是冰冷的石像,不是那人。
现实是,他求而不得。


————
放不下
众人皆知蛹化为蝶的美丽,却忘了破茧而出那一瞬间的痛苦。
巨大的茧子裹着花城,看似柔软的丝绞进了他的皮肉里。他的身体仿佛被撕扯成碎片,臂上青筋凸显,手指痉挛屈起。五指深深抓进地面,而他却不自知。
花城知道,要炼化死灵蝶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。
他以手代笔,开始在地上写写画画,他刻画的力度惊人,鲜血混合着泥土渗入地面。多年以后他忆起此时,也忘了自己在写些什么,画些什么。只有一个名字,一丝念想,成为他的精神支柱,存在于他脑海深处。以至于他下意识的、理所应当的想起那个人了。


——


花城登上山顶,身前是一片炽热熔岩,身后是连绵无尽雪山。
“我放得下生死,放得下天地,却从未放下你。”
他没有丝毫犹豫,握紧他发尾的珊瑚珠,带着他的执念纵身一跃。
铜炉山缓缓关闭。


——
新鬼王出世时,山崩地裂,天地欲碎。
世上便多了一位号称血雨探花的绝境鬼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多年以后,重提当年往事。
众人皆知黑水沉舟因恨而成,却不知血雨探花为爱而生。